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羊狼二世 | 12th Feb 2019 | 雜記 | (51 Reads)
眨眼已到年初八, 

年,就这样过了一半

像平静的湖面,澜。

童年時的老羊,每逢過年,總是帶著一班手下,由故鄉小的街頭沖到街尾,又由街尾沖到街頭,來來回回撿拾地上未炸的鞭炮,作二次燃放。

大家都沉浸在一聲聲炮響的歡樂中。

老羊還發明了炮仗槍:找一支十多公分長的小銅管,裝入二個炮仗,點燃後面一個,前面一個就象手槍子彈一樣,被射出老遠才爆炸,小伙伴們興奮得歡呼起來。

然而,今天,昔日歡樂的年味兒,只能殘留腦海深處的記憶中......

從甚麼时候始,年,不再是一憧憬,而成了一种形式。

以往年,的是年,不年味;现在過年,不年货,的是年味!

去的年味再也找不回来了!

忘今宵,唱了一年又一年,以前的那种激情卻已隨水消逝

的是日出日落一年四季,了的是我们老的容颜

以找原来的模样。

月,雕刻在我人的心上,

往事如烟,祈望大家各自多加

老羊狼一世


[1]

香港地少人多,燒爆竹真係好危險,慶幸我細個時喺外婆農村家有得玩,嗰時真係好開心.


[引用] | 作者 慧瑩 | 12th Feb 201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 Re: 慧瑩
慧瑩 : 香港地少人多,燒爆竹真係好危險,慶幸我細個時喺外婆農村家有得玩,嗰時真係好開心.
人老了,就算有地方,都不會再有當年的興趣。


[引用] | 作者 小羊的爸爸 | 13th Feb 2019 | [舉報垃圾留言]